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新闻

中国民航网:当60℃高温遇上100℃热情

发布时间: 2019/8/6 10:16:21




防火管理员(隋奎/摄)

连日来,与气温一同攀升的还有人们的出行热情,眼下进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暑运航空出行最高峰,当60℃高温遇上100℃热情,万千旅客安全舒适出行的背后,是这样一群人的默默守护。

普客服务员: 汗水浸透衣衫 服务不褪色

CZ6624航班从长春飞往三亚,经停南京,远机位,过站旅客达120人。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地面服务部普客服务员何舒城和葛珂拿着120张过站牌,早早地站在机坪262号位等候着。一刻钟后,飞机伴随着轰鸣声缓缓滑进机位,客梯车靠接完毕,小何迅速而又熟练地敲开舱门,与乘务长交接完毕后,和小葛站在机坪上开始引导旅客。


普客服务员(房天翔/摄)

中午近11点,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机坪,热浪滚滚,竟没有一丝风,连张张嘴都让人觉得口干舌燥。何舒城拿着过站牌不停地大声喊着:“经停南京前往三亚的旅客请领过站牌上10号车。”葛珂则站在另一辆摆渡车指引到达南京旅客的上车。机坪嘈杂,发动机轰鸣,他们俩不得不提高嗓门,同时不停地关注所有旅客是否上了正确的车辆,一旦漏上或者错上,将会增加保障时间,可能导致航班延误。两人分工明确,各司其职,豆大的汗珠顺着黝黑的脸颊滑落,来不及挥手擦干,瞬间便蒸发无影。此时,所有旅客下客完毕,可小何手里居然还有一张过站牌没有发出去,“119,差一位!”飞机上确认,没有。两人又再次返回两辆大巴车上大声询问:“有没有前往三亚的旅客!”无人应答。几次三番确认,终于在车上发现一位不停打电话的旅客,核对登机牌,果然目的地是三亚,他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抱歉,刚刚接个重要电话,没听见。”小何笑着摆摆手,赶紧把他带到正确的车上,120位过站旅客,一个都不少。何舒城终于长舒一口气,举起对讲机:“41号登机口注意,8号和10号摆渡发车,过站旅客马上过来了”。此时,汗水已浸透衣衫,还未来得及回休息室喝口水,调度通知HU214航班开始登机,两人又匆匆赶了过去……

“小罗,SC8811,我先接,你抓紧时间吃饭,一会儿保障上客!”外场区域组长潘麟杰一边拿着对讲机,一边在保障单上做好记录。“现在是机坪保障高峰期,加上暑运无人陪伴儿童出行较多,更是给保障增加了难度,我只能见缝插针做好调配,换他们吃饭。”潘麟杰说到。正说着,对讲机又传来了新指令。郭淼按照组长指示,奔向远机位接航班,此时客梯车出现一位抱着婴儿又提着婴儿车的妈妈,小郭发现后疾步上前,接过婴儿车,引导他们上了摆渡车,又在车上找了座位让他们坐下,才折回去继续引导。气温飙升至60℃的机坪,一天下来,一个人正常也要保障7、8个航班,这就意味着在机坪上要陆续站到7到8个小时,遇到航班延误,工作量就会大大增加,有时候连男同志都被晒得受不了,何况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机坪真挺热的,但是工作一样做,不分男女,科室早就给我们配备了冰袖、帽子防暑降温用品,大不了回家多敷点儿面膜呗!”郭淼的脸上露出娇憨的笑容。烈日高温,可以融化一切,真情服务却是永不褪色。

机坪押运员:争分夺秒装卸货物

9:30,已经保障完两个小时航班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机坪操作员屈小四回到休息室,往嘴里猛灌几口水,忙着准备吃饭。“这么早就吃中饭啦?”“今天货多,早点吃好多拖几趟。” 暑运旺季以来,操作员们的工作量大大增加,为了保障航班准点率,11:00-15:00,整整四个小时都需要在机坪上连续作业。因此,“中饭早吃”也成为了他们不成文的习惯。

高温天本就食欲差,加上吃饭时间大大提前,即使每天体力劳动如此大,小屈面对诱人的饭菜也有些难以下咽,但一谈起上午保障了多少航班、多少货物,他又精神十足。10:30,他看了一眼手表,跟同事们喊道:“快干活啦,抓紧多保障几个航班!”尽管户外早已烈日高悬,他把毛巾往头上一裹,大步流星地冲出去,熟练地翻身爬上平板,抓住晒得发红的防护栏,往机坪驶去。


机坪押运员(苏静/摄)

到达飞机下,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空气里混合着地上蒸发出的热气,耳边还有飞机起落巨大刺耳的轰鸣声。小屈和驾驶员周涛一起把五六个一吨多重的货物加平板,徒手拖、拽在一起,又一圈圈围着平板系挂网罩,几斤重的网罩,在他们手中挥来抛去,紧紧地罩住货物。这一系列熟练且流畅的动作,他们已经做过上万次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过,他也没空去理会,趁着装卸间隙随手一抹,就又低头继续干起来。

防火管理员:高温下防火更要高标准

夏季,气候炎热、雷雨较多、空气湿度大,是各类火灾事故的高发期。而对于机场这样的“安全重地”来说,防火工作更是重中之重。

机场飞行区内的防火检查和维修工作,是一项“大工程”。

10:00,监控中心接报飞行区内一处消防管网漏水,技术维修室队长随奎立即通知维保人员赶往现场。经排查,判断是消火栓故障,不敢耽误一分一秒,大家顶着烈日开始抢修。搬开井盖,狭窄的消防井里只能容下一个人,维保人员下到井里开始抢修。此时机坪地表温度直飙60℃,技术维修室工作人员趴在滚烫的路面上,随时做好技术支援。由于消火栓丝生锈,必须要用钢锯锯断,消火栓随时在晃动,隋奎和几个人用手按住,暴露在阳光下的消火栓表面着实烫手,为了迅速完成任务,他们眉头都没皱一下,双手稳稳地支撑住整个消防栓顶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完成拆卸,大家把重达两百斤的老旧消火栓搬出,再将新的消火栓搬入井内,重新稳定并安装,几番折腾下来,身上全部湿透。12:00,终于抢修完毕,隋奎跳下井,一丝不苟开始验收,阀门打开,正常出水,隋奎终于松了一口气,举起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臂膀示意一下,仰着黝黑的脸和井口的大家笑着说:“终于搞定了,目前设备完好!”

15:00,机坪灭火器巡查工作开始了,只见防火员李杰熟练地打开烫手的消防器材箱,一一查看数量、压力和配件。他一边检查,一边说:“机坪防火检查一圈下来需要2小时,还要不断地弯腰、蹲下。”车辆停稳后,就没再挪动过,只见防火员们分工后就散落在偌大的机坪,每个机位一一包干检查。防火站高权站长说:“机坪温度直逼50℃,不锈钢的灭火器材箱都被'烤'的滚烫,里面的灭火器属于压力容器,对环境温度有要求,如果长期在高温下,灭火器容易”生病“。为了确保机坪灭火器材的适用和完好,机场防火员必须每天对消防器材进行检查,才能保证机坪消防持续安全。”(中国民航网 通讯员刘艺、徐菁媛、陈勇)



民航服务评价系统 | 联系我们 | 人事招聘 | 招标信息
投诉电话:025-69820315   意见反馈:nkg-service@njairport.cn
版权所有 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苏ICP备10004254号
关闭

特别提示

2016-12-02

暂无新的特别提示!